诺布

今天也在许愿

请让文野出续篇的时候,把脚本、作画监督、人设担当一同换掉吧!

和平的可行性

倘若人们清楚的意识到,自己没有资格去评判他人。
倘若人们清楚的意识到,自己能做的只有规避、并且摒弃所谓的发泄欲。
倘若同人文的阅读者能够清楚的意识到,自己不喜欢这篇文,或者意识到这对自己来说是个雷点时,能够选择右上角的小红叉点出去,再不济可以和小伙伴私下讨论而不是公开谩骂。
那么至少在我所看到的周围。
撕逼至少能够减少50%。

梦中的设定

想要拯救世界而扭曲自我的人在不知不觉中成为了毁灭世界的实施者。
大概很喜欢这种吧。

所谓下架。

今天在上主日学的时候和灵魂之友@二向箔君- 疯狂脑兰中车。
有种罪恶的清爽感。
顺便兰中真好吃。

特典一:我永远喜欢太宰·贝伦卡斯泰露·治。
特典二:我永远喜欢中原·两仪·式·中也。

对特典二一口毒奶。(占tag歉)
这两张图是可以连在一起的。
现在我们知道。特典一《Beast》的世界观是一个if的世界。
所以是不是意味着,这两个特典的故事是连在一起的?
有没有可能,特典二,讲的是,特典一中的If世界的宰和中也的故事?包括他们怎么相遇(试阅)、宰怎么连接根源(并不是)??
于是是不是可以大胆的脑洞,特典二最后的情景是在宰自杀后中也继承了位子?
不管特典二是刀是糖,都必须做好万全的准备…!

#破案了!是谁将BSD变成了这样?(附脑洞)(含特典剧透)

看了眼剧场版特典的剧透,再看了眼视频网站上面“热血”的标签。不禁笑出了声。但是,这一切的锅应该谁来背呢?让我们梳理一下。
p1是朝雾老师在一次访谈中的发言。由此我们可以得知,朝雾老师是一名月厨。
p2是朝雾卡夫卡老师的百度词条,由此我们可以得知,朝雾老师是在2012年正式决定进行剧本创作的。
结合以上。
2012年,型月。
那一年前后型月系列发生了什么呢?
答案呼之欲出。
《Fate/Zero》动画化。
——
下面让我们把目光移会本次的剧场版争议最大的特典。(p3为剧透)
看完特典,我一直有一种熟悉的心塞感。
然后方才想到了这种心塞感来源于哪里。
给各位引用两句台词。
“那么总有一天,你会成为我的敌人。即便如此,我也祈望这一个你能够幸福的世界。”
台词来源:《魔法少女小圆新篇叛逆的物语》。
情感是不是哪里有些相同?
而且小圆剧场版最后也有晓美焰让自己从悬崖坠下的画面啊!
——
综上所述。
破案了啊!朋友们!
就是虚渊玄的锅!!
——
引申的个人脑洞的讨论:
①特典宰不知为何突然拥有的“知晓所有平行世界”的能力。
②原作宰关于“何时想到新双黑”时的回答是,“第一次见到敦君的时候”。然而那个时候,还没有讨论任何关于老虎的事情,因此逻辑推断出敦君能力是不成立的。
③异能特务科得到过书。
④宰离开港黑后与特务科有过接触。
⑤组合对于“书”的情报来源不明。“路标”,可能指的并不是敦君知道书的位置,而是敦君一定能够接触到书。而无论是怎样的情况、世界线下,宰都和敦相遇了。
⑥“书”不会被异能摧毁。
⑦朝雾老师月厨的身份以及他对宰的老虚般的爱。
………
总结:就怕朝雾老师一个激动把宰写成小圣杯。

怯懦者的狂宴(零)(未修)

《深渊彼岸》序章《怯懦者的狂宴》


如同被重物碾压一般,彻底丧失了反抗这份重压的能力,在全身上下各处传来剧烈疼痛之后,我才意识到,此刻自己已经仰面倒在地上。

帝国西部的天空还是老样子,阴云密布。

扭动脖子也无比吃力。我努力转动头部,脊椎响起咯吱咯吱的声响,不出意外的,衣衫被鲜血与灰尘染的看不出原本的颜色。

鲜血像是打翻在桌上的流不尽的咖啡,以我为中心向周围蔓延,向下方渗透。

即便我试图从身体中调动更多的魔力,却好似被某个不可见的巨兽吞噬,力量在下一刻消散得一干二净,随之而来的是身体加速的“裂解”。


人类面对恐惧、痛苦、死亡的惨叫声从不知远近的地方模糊传来。

惨剧在扩散。


死亡是怎样的感觉呢。

在死亡之后是什么呢。


非常奇怪的,我的脑中此刻并没有恐惧。过去的记忆与不曾见过的画面变成了走马灯的倒影。爱着的人,怀念的人,陌生的人,一张张面孔在面前闪现。或许是因为过于疼痛的缘故,现在甚至觉得有些麻木了。

并没有什么恐惧,只是十分遗憾。


结局已经注定了。

我即将迎来死亡,鲜血被压榨,骨骼被粉碎。

然后是战争肆虐一切。


“走马灯”的尽头是燃尽的未来。


但这与我都没有关系了。

这就是我,藤江冬黎的最后了。

我闭上了眼,一片漆黑。

……


——猛得睁眼。


“哈……”


无法呼吸。

——充斥了鼻腔的血腥味。

——浑身被强力碾压后粉碎的痛楚。


“不……”

原本试图起身,颤抖的四肢完全不听从大脑的指挥。

“不要啊!!!”

“咚”的一声后,我摔下了床。接触到地板冰冷的触感提醒着我,我还活着的事实。


花费了一些时间勉强恢复意识。此时我才意识到,我依旧身处于军学校的宿舍之中。

梦境过于真实。一旦回忆起来,即便是此刻,依旧会手脚不住的颤抖。拿着湿毛巾在水池边擦去额上的汗水,我看着镜中的自己,眼中布满了血丝。


方才所见的情景并非现实。

准确的说,是并未发生的现实。


意识到这一点后仿佛有什么阴冷的事物停驻在了我的体内,能够保持呼吸也足以称得上奇迹。


我,藤江冬黎,将于不久后死去。


窗外仍是一片沉沉的昏夜,不知还需多久才能够迎来晨光。

——

感谢您的阅读。

仅是试笔之作。

即便是描写或是检查的时候,都感慨自己的文笔糟糕以及知识缺乏。

还望得到更多的意见。

再次对您耗费的时间进行感谢。